第1735章 绝渡逢舟

推荐阅读:黄昏分界都市富少叶凡秋沐橙*诡舍无限游戏:十倍奖励绝世小仙医反派:我的弟弟是天选之子万相之王我有一座随身农场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主母日常

    秦陆看不下去了,出声道:“元峻,你别中计!你瞎了,就是废物一个,谁还要你?”
    元峻双手握刀,闭上眼睛。
    刀尖触到眼皮。
    只一下,就能戳破眼皮,捅烂眼球。
    他若瞎了,自然不能在仕途上继续发展,前途尽毁,他手中所有资源就会倾向元坚。
    元仲怀一手的好算计。
    元老盯着元峻老泪横流。
    恨自己一时心软,不该让元仲怀回去“病逝”,应该直接把他抓起来,关住。
    元仲怀催促道:“快点!”
    元峻忽然手腕一转,将刀甩向元仲怀的手腕!
    刀尖不偏不倚正扎中他的腕骨!
    锋利的刀刃穿破他的皮,钉在骨头上,鲜血四溅!
    元仲怀吃痛,本能地松手。
    啪地一声,他手中的枪落到地上。
    电光石火间!
    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冲过去,将枪踢远,接着把手中的枪顶到元仲怀的脑门上!
    是秦陆。
    另一道黑影疾风般冲过去,抱起元老就往卧室方向跑!
    是元峻。
    来到卧室,关上门,元峻将元老放到床上,迅速解开他腕上的绳子,问:“爷爷,您没事吧?”
    元老睁大双眼打量他的眼睛,“小峻,你的眼没扎到吗?”
    元峻摇头,“没事,我刚才是诈降之计。”
    直到现在他心里都捏着一把汗。
    刚才若有点一偏差,射不中元仲怀的手腕,就会激怒他,对爷爷开枪。
    他差点就要失去最亲最爱的爷爷了。
    他默默抓住元老的肩膀,心有余悸。
    元老道:“小峻,你快走。我听到飞机来了,那混账二小子还有后援。他一直视你为眼中钉,不会放过你的。”
    “别担心,我爸快带人赶过来了。”
    元老稍稍松了口气,问:“外面那蒙面小子是谁?”
    “秦陆,悦宁的哥哥。”
    元老抬手擦了把泪。
    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士一直排在最前面。
    原以为顾家这种商人之家要背靠元家,没想到关键时刻,元家竟靠了顾家。
    飞机轰鸣声止。
    很快,门被踹开,一拨人戴着面罩冲进来,个个手握兵器,有枪有刀有棍。
    其中有几人眼放精光,身形坚硬,双臂外展摆动有力,行走间步伐如风,一看就是练家子。
    原本正捂着手腕,被秦陆拿枪指着脑门的元仲怀,看到这帮人来眼里顿时露出亮光,喊道:“你们终于来了,快把这小子抓起来!”
    秦陆将枪顶紧元仲怀的脑门,厉声道:“我看谁敢?谁敢动一下,我一枪崩了他!”
    那帮人身手再好,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元仲怀若死了,就没人付他们高额报酬了。
    元峻听到动静,将门轻轻拉开。
    外面来了七八个人。
    不是平时用的警卫,看身形陌生,要么是元仲怀平时私下养着的,要么是元仲怀在外面新找的高手。
    他抬腕看看表,按说这个时间,父亲该带人来了。
    “小峻,给!”
    元峻回眸。
    元老朝他扔过来一把黑色精钢所制的老式手枪。
    枪身被擦得锃亮。
    元峻抬手接过来。
    元老道:“这是我以前上战场时用的,拿着它,我从来没打过败仗。你去打断那混账二小子的腿,打瞎他的眼!”
    元峻握枪说:“爷爷,您见机行事,我去帮秦陆脱围。”
    “不用管我,爷爷宝刀未老,被老二绑,是因为一时疏忽。”
    元峻点一头,踢开门,冲出去,持枪对准众人说:“这是我们的家事,跟你们无关!你们全退出去,我不会再追究!若负隅顽抗,全要被抓!我爸很快就带人来了,想想后果!”
    那帮人眼珠转动,似在思考。
    来是偷偷摸摸配合元仲怀劫走元老。
    没想到会惊动元峻,更没想到元伯君也要带人来。
    这事闹大了。
    元仲怀吼道:“别听他瞎说!我大哥在国外,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元峻乳臭未干一小子,成不了大气候。咱们人多,快把我救出去!谁救我脱险,赏一个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帮人呼啦啦围上来。
    “啪”的一声,秦陆开枪了。
    元峻也开枪了。
    七八个人各持兵器,打起来。
    房间内瞬间乱成一锅粥。
    那七八个人多半都是江湖老手,各门传人,身手皆不赖。
    元峻和秦陆身手再好,双拳难敌四脚。
    正当二人渐渐落于下风之际,窗户全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阵阵阴风袭来。
    紧接着成群成群的野马蜂,像一团团大球似的蜂拥进来。
    马蜂太多,嗡嗡嗡的声音震耳欲聋。
    秦陆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元峻的手臂,就朝元老的卧室跑去。
    跑进屋,他迅速将门和所有窗户关严。
    外面传来嗷嗷的痛叫声。
    一帮身手极好的大老爷们叫得没有人腔。
    元仲怀的惨叫声最大,凄厉如败寇,如鬼哭,如狼嚎。
    秦陆松开元峻的手臂,双手环胸倚于墙边道:“我外公那个老不守时的,姗姗来迟。”
    元峻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
    不愧是异能队的元老成员。
    出手招数就是与众不同。
    用马蜂攻击人,比用人攻击人方便得多,事后也好收拾残局,可操作空间大。
    元老原本晦暗无光的老眼慢慢恢复精光,赞道:“鹿老同志,不愧是异能队优秀的元老成员,竟有如此奇招妙术,可赞可嘉!”
    秦陆唇角轻扬。
    暗道,如果小老头听到这话,估计能感动哭。
    一辈子寻求认同感,可惜在单位因为锋芒太盛,又急功近利,一直被打压。
    在家里,因为惦记顾家的基业,也被大家防贼似的防着。
    临到老了,在元家人面前讨得了一拨好感。
    七八分钟后,外面惨叫声渐小。
    秦陆将门推开一道缝。
    看到鹿巍带着几个徒弟,正拿着绳子将这帮人挨个绑了。
    这一帮人被马蜂咬得鼻红脸肿,鼻子肿得有拳头大,脸肿得像婴儿洗脸盆那么大,拳头则肿得像头那么大,腿肿得像棒槌。
    身上没一块好肉。
    元仲怀最惨,被咬得面目全非,眼睛肿得像核桃那么大,只剩一道缝,嘴歪鼻斜,浑身胀大足足两倍,瘫在地上,奄奄一息。
    秦陆冲鹿巍喊道:“外公,收一下你的兵,我们要出去了!”
    鹿巍应道:“好嘞!”
    他将手食指和中指放到唇边吹了几声口哨。
    马蜂成群结队地飞进徒弟打开的蜂箱里。
    等所有马蜂都进了蜂箱,秦陆才打开门,对元峻和元老说:“好了,我们出去吧。”
    元峻搀扶着元老出门。
    来到鹿巍面前,元老一把握住鹿巍的手说:“鹿老同志,今天的事太感谢你了!感谢你雪中送炭,救我们于危难之际!天幸遇着鹿公,如暗室逢灯,绝渡逢舟哇!”
    这评价相当高了!
    尤其这种话,是从元老这种泰斗级的人物口中说出来,分量极重。
    虽是口头嘉奖,但于鹿巍来说,是生平受到的最大最荣耀的嘉奖。
    鹿巍老眼一红,老泪涌出来。
    他吸了下鼻子说:“感谢元老的肯定,谢谢,谢谢您!”
    两个七八十岁的古稀老人抱在一起。
    惺惺相惜。
    鹿巍哭得更厉害了。
    从前他老是笑话顾傲霆爱哭鬼,可是轮到自己,眼泪止不住哇!
    门推开,元伯君带着一行人走进来。
    元峻回眸,问道:“爸,您是路上遇到什么事,耽误了行程吗?”
    元伯君回:“没有。路上遇到鹿叔叔,他说带徒弟和蜂兵冲进来打头阵,让我们进来收拾残局就好。”
    他在那群肿头肿脸的人中,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元仲怀。
    他冲手下人一挥手命令道:“来人,把叛徒元仲怀给我抓起来!”

本文网址:http://www.66shuku.com/xs/0/448/1889813.html,手机请浏览:m.66shuku.com/book/448/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